相关文章

任静:大哉有虞 古琴不断

  8月11日,“大哉有虞:吴景略吴文光述作琴曲”——任静、吴炯、李一凡古琴音乐会全国巡演将在北京举行首场演奏会。首场古琴盛宴将以任静独奏的广陵散全本为主题,开启下半年的巡演。

  身为虞山吴派吴文光教授和闽派古琴大师陈长林先生的亲传弟子,任静不仅是知名古琴演奏家,还是由古琴泰斗吴景略开创,以及中国音乐学院教授吴文光继之的现当代古琴派别虞山吴派的第三代传人。

古琴演奏家任静

  首次参与音乐巡演的任静,为演奏会投入了不少心血。“大哉有虞”每一场音乐会的曲目,都经过了任静慎重的选择。并与其他演奏者为每场音乐会设计了不同的主题,像北京音乐会是以任静独奏的广陵散全本为主题;郑州音乐会是以吴景略打谱的流水和吴文光的幽兰为主,通过父子两代人两首乐曲来进行对话;长沙音乐会是以离骚为主题,借琴曲致敬先贤古人;苏州音乐会选择的是潇湘水云,以潇湘水云来向故去的吴景略致礼。

  “我是想给大家一个沟通、交流的机会。我想用我对这首琴曲的理解,和听众进行精神上的沟通。”任静想通过全国巡演音乐会的舞台,将自己对古琴艺术的心得和体会展现给喜欢琴,学习琴,以及还不懂琴的人们。

古琴演奏家任静

  任静希望与听众精神上的沟通能够深入到城市里去,而不只局限于日常教学中。这位古琴演凑家希望把自己的体会、艺术的感染力,通过自己的理解和对艺术格调的追求传达给听众,这是任静寻求与知音精神上相互沟通的强烈渴求。

  “但是只做音乐会可能还是比较单薄,听众与演奏家之间的距离还是很大的。”为了让表现形式更加丰满,除了与听众沟通,面对面的学术交流也在虞山吴派的巡演计划之中。“我们是要和听琴的人进行思想上交流,还要让不懂琴的人能喜欢上琴。” 

  任静从小就学习过许多乐器。机缘巧合下,青年任静在听完一张古琴CD之后萌生了学习古琴的念头。“我觉得这就是天籁之音!任何乐器都没法跟它比。我的古筝都在我床下待了20多年了,钢琴也成了摆设。”

古琴演奏家任静(右三)

  在任静和她的第一个磕头拜师的老师,陈长林学到03年的时候,学者田青教授发起并成功申请了古琴为人类口述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我当时挺心酸的,中国的古琴文化到了要保护的地步。”从此任静担起了传播古琴文化的重任。“古琴不能断在我们这代手里。”

  对于现在遍地生花的各类古琴培训班,任静表示自己能够接受。她认为这是古琴界的 “泡沫经济”。但是通过商业宣传手段,古琴的普及速度会比老师去做讲座、做演出要快得多。“它实际上还是起到一些好的传播功能。”

  “大家经常这么说,别的乐器可能学10年20年你才能成名成家,但是古琴学一年两年就有可能成名成家。”任静不支持古琴完全以简单的技术去衡量一首乐曲的深度。更注重演奏意境的古琴与以技术为标准的西方乐器,就好比中国水墨画的写意和西方油画的写实的区别。“古琴是讲究意境的东西,它不能只用技术去涵盖。”(姜程 沈静愉)